区块链新闻

HelloEOS梓岑:超越ETH不是EOS的目标

作者:admin 点击数: 2018-04-26 14:54:10

HelloEOS梓岑:超越ETH不是EOS的目标

EOS全球21个超级节点的竞争已进入白热化,薛蛮子、李笑来、老猫暴走恭亲王等投资人,EOS社区纷纷加入EOS超级节点之争。巴比特为此特别推出了《EOS超级节点竞选》专题,为大家介绍众多明星节点团队的情况。


巴比特近日采访了HELLOEOS的负责人梓岑,梓岑是比特股理事会理事,大中华区代表,YOYOW 联合创始人,EOS白皮书译者,梓岑认为现在超级节点的竞选有一点过热,未来一段时间还需要BM挑大梁。


巴比特:能介绍一下您最早入场的经历吗?怎么接触到比特币再到后来的比特股?

梓岑:我当时还在在体制内,机缘巧合地看到了中本聪的白皮书,觉得这个东西挺有趣的,就被洗脑了,买了比特币,后来没过多久,又看到了BM设计的BTS的白皮书,又被征服了,从那时起,就深度参与在BTS里,过去三到四年的时间里,我80%以上的仓位都投在BTS, 百分之百的精力专注在BTS上。

HelloEOS梓岑:超越ETH不是EOS的目标

2013年底2014年初,那时候市面上几乎所有的创新,都只是把比特币的源码改改参数,整个市场非常混乱一。在那种情况下,BTS的机制设计对我们来说太超前了,甚至于到现在依然我并没有发现一个更具创新力的产品,如果你能够看懂BTS, 一定会被它征服,这是毫无悬念的。


巴比特:您是特别欣赏BM吗?

梓岑:我特别推崇他,因为不管是从人性的角度,还与实力的角度,BM对我来说已经可以算是一个神一样的角色了。至少从我个人看来,在中本聪以后,除去BM, 技术上再无创新,包括小V,V在以太的成就, 我并不觉得是他在技术上取得了什么重大突破。BM不一样,BM每次拿出来的产品都是你们从来没有见到过,从来都想不到的东西, 大家都是一窝蜂地追随。


巴比特:上线之后的EOS会不会和现在的以太等公链形成竞争关系?

梓岑:没有竞争关系,ETH有自己的问题,我并不觉得ETH会成为EOS的对手。超越ETH这样的目标,对EOS来说显得太小。


如果说ETH的优势是在于已经形成了成熟的生态,这个生态在未来EOS这套体系的冲击下,会是相当相当脆弱的。ETH整个网络,从承载力的角度,从性能的角度,就注定了它只能是一个玩具。我们可以把对关于智能合约的所有畅想在以太上使用,但仅此而已。到了这一步,已经到达瓶颈了,它无法承载更多的用户,无力支持大规模商用,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简单的道理。


巴比特:HELLOEOS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竞选节点的?为了竞选节点做了哪些准备?

梓岑:从EOS白皮书发布起,我们就已经决定要去做这个节点了。实际上,当时石墨烯技术还没有发布,我们已经在运行节点了,STEEMIT我们有运行节点,当我们知道EOS会用DPOS机制时,我们就一定会做节点这个事情,只不过我们在就在今年的3月份才公开宣布,也之前确实没有想到竞争能够短时间内这么激烈程度。


HELLOEOS一直做的事情都算是比较稳打稳扎,我们并没有强热度去推这个事情,这也不是我风格。从白皮书发布起,我们就一直在不温不火的推动这个项目,一方面是推广,另一方面则是对开发者的支持,我们的优势是在技术输出,实际上现在国内绝大部分优秀的石墨烯开发者,都被我们网罗起来,一直在为EOS生态提供技术输出。


巴比特:相比一些深耕技术,着重社区运营的团队,最近温州帮也开始加入EOS竞选了,报道中他们主要是通过大量买入token来增加竞选筹码,你怎么看这种方式和策略?

梓岑:其实光看技术输出肯定是不对的,只不过HELLOEOS更擅长做技术方面的工作而已。EOS温州用他们的方式给这个项目带来了热度,反正所有的竞选最终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说服股东,对不对? 我们做我们擅长的事情,他们做他们擅长的事情。最终投票结果,社区会去选择,让每一个人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去建设生态,这也是dpos机制比较健康的一种方向。


巴比特:你的意思是无论路径怎样,只要得到股东认可就可以了是吗?

梓岑:最终还是要股东认可,怎么做都行,打个不恰当的比方,如果整个社区就喜欢长得好看的,那出来一个美女,就算再傻再笨,那也该你赢。


巴比特:那对于分红和贿选这种讨好股东的方式,你持什么看法?

梓岑:分红是我是反对的,贿选我是坚决抵制的,这点态度非常明确!但如果说有哪个团队觉得这个可以做,最终能够得到股东认可那我也认,没有绝对的对错。


直接把收益按比例原路回馈给股东,这是最公平的方式,但也是最懒惰的方式,说明你没有能力、没有渠道用更好的方式把它花出去。


然后还有不公平的分红方法,那就是变相贿选。把整个生态所有持币人给你的收益(这部分收益是要稀释所有持币人的手里的份额的),去收买一小部分人,让所有持币人给你买单,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样的标准,这一定是损害整个生态利益的。


贿选就更不用说了,就不应该拿出来讨论,本来就是重大丑闻,本来就是错的东西,谁要觉得对谁就去做,如果股东真的投票给你,我也认。但是在我的价值观里面,这个事情没有讨论的意义。


巴比特:主网上线之后,如果helloeos竞选上了,会有哪些策略去做生态建设?

梓岑:目前来看,你问这种问题的话,所有竞选节点都会给你相似的标准答案,第一个,做各种各样线下和线上推广线,第二,各种用户和开发者教育,一些知识普及。第三,DAPP的孵化,现在能做的事情真的不多。因为主网还没上线,因为我们现在能够想到的也就这些。


所以我觉得超级节点竞选有一点过热了,还没有到尘埃落定的时候,我们现在还真的不知道我们未来能做什么,我们现在只能猜,所有事情都还早。


巴比特:你的意思是现在商业应用能否落地是不确定的状态?

梓岑:有这样的底层架构,落地是一定的。但是具体怎么做?有什么样的标准?我们怎么样去考察这个团队?什么样的项目是好项目?什么样的项目是坏项目?现在还是一片白板,要等着我们所有人去探索,而且现在连探索的条件都没有。因为主网还没上线,连接口都没放出来,现在就只能给你一个假大空的标准答案。


巴比特:你现在有多大把握能竞选上?

梓岑:没太大把握,怎么说?说服股东是一个长期的过程。这个就跟追女孩一样,女孩考察男孩,一件事情一件事情慢慢地积累信任。在做事情上面,没有一见钟情,只有爱情长跑。总不能所有持币人,我一看你这个团队挺老实的,我就投你,不是这样的。信任是一天一天,一件一件事情慢慢积累下来的,需要一个非常长期的建设过程。


巴比特:那如果这次没选上,下次还有选上的机会?

梓岑:在这套体系里面没有所谓的“次”,因为投票是动态更新的。比如在BTS上面,更新时间是一个小时,就算我现在我支持你,可能一个小时之后,看到你最新的工作报告,我觉得做的不咋滴,我可以撤你票。无数个股东,每一秒钟都有人在变更他们的票,这个不是终身制,也没有任期,优秀的团队随时可以后来居上,不合格的节点随时可能会被筛选出去。


巴比特:目前所有的竞选者中,中国的候选者最多,某种程度上,这会不会造成节点上的垄断?

梓岑:垄断不至于,超级节点的工作任务是打包交易、维护网络,其实并没有特别大的系统决策权。在DPOS机制里,所有重大决策都是需要全体持币人投票选择,不是超级节点就可以干预的。所以我并不担心所谓“垄断”。

另外一个中国虽然竞选者多,但最终入选的可能不多,我们不仅需要中文社区认可,因为语言壁垒,英文社区的支持对我们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


巴比特:如果一个人他有大量的token,他也可能把自己投上去?

梓岑:这是个悖论,大户懒得做这件事情,想喝汤的才会。第一个,大户不会自己去做,对一个大户来讲这个经济激励不够,我们习惯于拿自己的角度去揣摩有钱人的想法,但这是没有意义的。

大户是非常理性的,假设我持有千万级以上的EOS,我有两个选择,放在交易所等待时机盈利出局,或者深度参与生态建设。如果深度参与,巨鲸持有者会非常慎重地行使投票权,不会跟你讲人情,恰恰相反,他们更反感喜欢“讲交情”的团队。


巴比特:说到六月主网上线,EOS现在在技术和性能上有什么弊端?在商业应用落地上有哪些挑战?

梓岑:我没看到任何挑战的地方,我甚至没有看到风险,唯一的风险就是目前来说仍然需要BM挑大梁,修房子,地基打了,放了几个钢筋, 总指挥跑了肯定是不行的。当然他现在肯定不会走。最终这一栋房子全部搭起来了,就只剩下其他用户拎包入住,那时候就可以远远的站着。


巴比特:能预测一下,主网上线后,DAPP市场的覆盖率有多大,渗透率会有多高?

梓岑:我觉得主网上线之后半年内,这个生态一定是不成熟的。骗子项目一定会比实在的项目多的多,必须要给EOS至少半年时间,才可以慢慢地清洗掉出蹭热度的吹牛项目。


实际上在币圈,我们也看的多了。一个白皮书,吹得天花乱坠的,这种一定非常非常多。你要估算什么量级,按他们号称的这些东西,我估计能全球覆盖60亿用户,甚至都可能覆盖到火星上去。但是这吹牛逼吹出来的泡沫,肯定需要时间清洗,我们所有人也需要时间去看清楚,最终谁能在这个生态里做什么事情。


巴比特:那总有解决实际痛点的项目吧?

梓岑:在EOS诞生之前,我们的痛点是做任何一个应用,有两三万用户就把我撑爆了,就堵死了,接下来突破了这个性能瓶颈之后,才可以真正的去谈说解决落地应用。因为之前的瓶颈太明显,以太在我看来就是一个乐高玩具,不解决现在的问题,它也永远只能做一个玩具,我们要用它这个网络去实现更多的东西已经推不动了,无法支持大规模商用,无法承载更大量级的用户。


下一步,EOS会在以太达成这种成就的基础上,把区块链技术落地继续往前推,推到能够推到多远?我们现在无法预知,但至少从性能的角度,区块链技术终于可以承载千万甚至上亿级的用户,终于可以开始和微信支付宝这些真正的互联网巨头去匹敌了,是不是能够达到我们所想象的落地程度,现在还不知道,但目前还没有看到天花板。


巴比特:按您的设想,EOS上的应用可能未来可以与微信,支付宝这样的应用匹敌,那么建立在EOS上的公司或者组织有没有超过现在头部互联网公司的能量?

梓岑:就目前来看的话,分布式自治公司,对吧?包括BTS也是这样一个机构,都在探索。我们现在到目前这个阶段,我们只能说还是一场社会实验,我们不能说我们最终能够取代什么,因为现在传统的公司架构,它有他的优点,决策力,推动力,反应力,执行力特别特别强。分布式的治理是有它的局限的,慢,力量很弱,很分散,我觉得可以作为补充而不是取代的角色。我并不觉得我们应该为了革命去干什么事情,我不觉得我们应该抱着推翻或者颠覆的心态去做,我希望区块链技术和传统互联网产业之间,最终可以形成一个融合的互补的双赢局面。


相关文章